当前位置:主页 > 设备益智 >娥苏拉「地海系列」的初登场,就是这篇短篇小说! >

娥苏拉「地海系列」的初登场,就是这篇短篇小说!

评论285条

娥苏拉「地海系列」的初登场,就是这篇短篇小说!

娥苏拉.K.勒瑰恩着有多部科幻与奇幻经典,如《黑暗的左手》、《天堂的车床》、《一无所有》、《地海巫师》(并扩展成地海系列)。她获得美国科幻奇幻作家协会颁发的大师荣衔,也夺下五座雨果奖、六座星云奖、两座世界奇幻文学奖以及二十座轨迹奖,此外还有纽伯瑞奖、美国国家图书奖、国际笔会暨马拉莫短篇小说奖,名列美国国会图书馆选出的在世传奇人物。

他究竟在哪里?地板坚硬但又黏糊糊,空气瀰漫着臭味而且像黑色,除此之外什幺也没有。不,还有头痛。费斯汀躺在黏腻地板上,开口叫道:「法杖!」可是桤木法杖并没有飞到手中,他才察觉处境堪忧。坐起身,他暗忖没有法杖就没有灯光,只好自己伸出食指和拇指,低声唸了一个咒。蓝色小光球冒出来,在空中摇摇晃晃。「往上,」费斯汀让光球向上飞去,直到被顶端的掀门给挡住。竟然有四十呎高,他彷彿看见自己的脸在下面只是黑暗中一抹白。墙壁没有半点反光,就像是利用魔法凝聚了夜幕所形成。他镇定下来,「散。」光球消失,费斯汀又坐在黑暗中,指节咔咔响。

他认为自己一定是被人从背后偷袭,因为最后的记忆是傍晚在树林散步、和树木聊天。来到生命的中段,费斯汀虽然拥有强大的法力,却逐渐有种虚掷光阴的感受,觉得自己必须锻练耐性,于是离开村庄,去找树木聊天,特别是橡树、栗树、灰桤树这类树根绵长能与流水相接的大树。所以,已经足足六个月,他都没有与人类对话过,时间用在日常生活,既不施法也没有打扰到任何人。那幺,是谁对自己下咒,将他封锁在这飘着臭气的井里?「是谁?」费斯汀朝墙壁问。一个名字慢慢成型,如同从石头缝隙流出的黑水、又像是蕈类散出孢子。

「佛尔。」

费斯汀听得一身冷汗。

很久以前他就听说过这人的暴虐事迹,据传佛尔的力量远远超越普通法师,却似乎毫无人性,肆虐于外海区域的岛屿,毁坏先民遗迹、奴役平民百姓、砍伐森林、掠夺田园。若有法师挺身而出,被击败以后就封入地底墓穴。

有难民从被征服的岛屿逃出来,故事大同小异,都是佛尔在傍晚时分乘着海面上的一阵黑风接近,后面的船队上是他的奴隶大军。最奇怪的是,其实从来没有人见到佛尔的真面目⋯⋯许多邪恶的怪物和暴徒追随佛尔攻击列岛,可是当初还年轻的费斯汀专注在自身的训练上,没有特别留意这个威胁。「我可以保护这座岛。」他是这幺想的。费斯汀对自己未经考验的力量充满信心,于是径自回去与橡树、桤树说话,聆听树叶的声响,感受树干与树枝生长的韵律,体会树叶如何品嚐阳光、树根如何饮用地下水──而他的老朋友,那些树木,现在怎幺样了呢?该不会已经被佛尔摧毁了吧?

清醒以后费斯汀站起来,双手大大划出手势,高呼了可以破坏一切人造门扉或枷锁的真名。但是盈满夜色的墙壁与其创造者却不受控制,反而将真名反弹回来,震得费斯汀身子一软,屈膝跪地。他两手抱头,直至回音在这地牢内消散。虽然受到一点打击,费斯汀开始沉思。

果然那些传闻是真的,佛尔非常强大,尤其自己被关在对方準备的地点,还是魔法打造的牢狱,想必以魔法直接破坏这里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另外,没有法杖,费斯汀的魔力可以说只有平时的一半。幸好即便俘虏了他,也没办法夺走他自身的特殊能力,也就是变形和投射的力量。揉揉更加疼痛的脑袋以后,费斯汀使出变形术,身体慢慢转化为一团薄雾。

雾气慵懒地飘起,沿着黏糊糊的墙壁往上,最后发现髮丝一样的缝隙。一点一点,他穿了出去,几乎要脱身了,没想到忽然一阵恍如熔炉吹出的热风拍打过来,雾气散开、水分蒸发,费斯汀只好赶紧钻回地牢内,绕着螺旋轨道落地,恢复原形倒在地上以后不停喘息。本来变形对于费斯汀这种个性较为内向的术者而言就是很大的精神负担,面对可能在非人的姿态下死去更是相当可怕的经验。此外他有点懊恼,怎幺自己会天真到以为能够以雾化的方式逃离这里,再笨的法师也想得到这种手段,佛尔自然早就有所準备。重新振作以后,费斯汀化身黑色蝙蝠,接近缝隙时才再转变为一缕清风,迅速溜出了缝隙。

这一次他成功到了上面,被气流顺着一条长廊推向窗户,却又骤然心生警觉,于是以最快速度变化成心里第一个想到的、小而坚实的物体。一枚金戒指落在地面,同时如极地般凌冽的狂风扫过来,若他还是刚才那股微风,一定就四分五裂再也无法凝聚成形。但冷风对金戒指没什幺伤害,等到寒风平息,他思考着什幺模样能够最快冲出窗户。

来不及了,金戒指滚动,因为一个面无表情、身躯魁梧的山怪走过来,地板随牠脚步震动。山怪伸出巨大、石灰石一样的手掌捡起了金戒指,走回掀门旁边,握紧铁铸的把手、低声唸了咒语打开,将费斯汀丢回黑暗之中。他直坠四十呎,掉在石头地板上。叮。

回复人形后他又坐起来,沮丧地揉了揉手肘上的瘀青。肚子很饿,变身会越来越辛苦。费斯汀好想念法杖,如果有法杖的话,变出多少食物都不成问题。没有法杖,能够使用的法术就有限,没办法一直变身,或是造出物质能量,无论闪电还是羊肉都不行。

「要有耐性。」费斯汀提醒自己。气息顺了以后,他将身体化为油气,带着烤羊排的香味,再度钻过那条缝隙。上头看守的山怪嗅到了,觉得很奇怪,但一转眼费斯汀已经改变形态,化为猎鹰朝着窗户飞去。山怪扑向前,但距离太远了,牠发出宏亮、如同岩石倾碾的声音大叫:「老鹰,快拦住老鹰!」

费斯汀飞过受到敌人法术控制的城堡,朝着西边那片熟悉的森林滑翔,前方是太阳与海面的波光。他快得像是箭矢,却被更快的一支箭给击中,在惨叫中坠落,太阳、大海、高塔不停流转,然后眼前一黑。

又醒在地牢的黏糊地板上,手、头髮、嘴唇都沾了自己的血。箭矢射中猎鹰的翅膀,回复人形以后伤口就在肩膀上。费斯汀躺着唸诵治疗咒语,伤口癒合以后他可以坐起来,也记得起更有效但是更长的治疗咒文,可是已经失血很多,魔力衰退。骨髓中有一股寒意,即使使用魔法医疗也无法驱散,儘管交出光球,但眼睛里那股黑暗却挥之不去。周围的空气里依旧有股黑,他在空中也看见了。这股黑气覆盖着他的森林与城镇。费斯汀想要保护自己的家园。

他知道继续尝试正面突破不会有什幺效果,自己太疲累、太虚弱。事实上,正因为太信任自己的魔力,才导致他的力量衰退至此。如今费斯汀若再变形,新的形态也会出现缺陷,最后一定会被困住。

虽然冷得颤抖起来,费斯汀蹲在地上,消除了光球时那缕沼气的味道进入鼻子。这气味在他心中呼唤出景象,是从森林边缘延伸到海岸的那片沼泽,费斯汀很喜欢那里,几乎没有人过去,秋季有天鹅低空飞过,静滞的池塘、生着芦苇的小沙洲之间流动无数小溪,汇聚起来进入大海。如果自己是小溪里的鱼多好。或者应该逆流而上,回归山泉与树荫,躲在桤树树根下面褐浊的水洼中不被发现⋯⋯

这是一个很困难的法术。费斯汀没有施展过,通常只有遭到流放或者有生命危险的人才如此渴求故乡的大地与水、老家的门槛与餐桌、卧室窗外的树枝。儘管是大法师,也要在梦境中才能领悟到回家这个神奇的魔法。但受到骨髓渗出寒意所苦,全身神经与血管都快要解冻的费斯汀站到了黑墙前面,集中意志后如同燃烧自身的蜡烛,静静地使用了这个强大的力量。

墙壁消失,费斯汀进入大地,骨骼与花岗岩矿脉合而为一,血液混入地下水,神经和缠结的树根连接。他像是盲眼的蠕虫向着西方钻动,渐渐地前后都只剩下黑暗,接着忽然间冰凉沿着背部与腹部传来,是一股不压迫、不间断又带着浮力的抚触。费斯汀透过身体嚐到了水流,幻化的眼睛看见桤树密结如壁的根部以及那团褐浊积水就在前面不远。他加快速度,窜入影子里,然后终于获得自由,到家了。

清冽的泉水不停流出,费斯汀顺着水流到了地下的积沙,躺在上面比任何治疗法术都还更有帮助,伤口一下子就癒合起来,骨子里那股寒气也随水而逝。不过就在休息时,他感觉到、也听到了地面被踩踏的晃动。又是谁进入自己的森林里?可是他好累,不想这时候变形,于是维持着鱼的姿态,躲在桤树树根下静静等待。

没想到粗壮的灰色手指直接探了过来搅动泥沙,昏暗中可以看见水面上有朦胧的面孔,眼神空洞。那张脸消失一阵又浮现,这次拿出网子乱捞一气,失手几回以后还是将费斯汀给捉起来了。他想要恢复为人形,但却办不到,居然被这个回家的法术给限制住了。于是鱼儿在网子里扭动,吸进乾燥灼热的空气好像要溺死在这里。剧痛之后,他又失去了意识。

经过漫长的时间,费斯汀逐渐意识到自己变回原样,还被强灌了味道很刺激的液体。又过了一段时间,他回神时趴在地牢里面,也就是又受到敌人的拘禁。虽然还有呼吸,费斯汀感觉得到自己离死不远。

那股寒冷又涌上来了。另外他猜想那些山怪,也就是佛尔的部下,捉到小鱼以后大概将鱼给压扁了,所以现在他随便一动,肋骨和一条手臂都疼得非常厉害。浑身伤、一点力气也没有,费斯汀只能躺在这座由夜幕包围的地牢底。没办法变形,要出去只有一种可能。

可是躺在那儿动也不动、即将连痛也感觉不到的时候,费斯汀心里有了一个疑问:为什幺佛尔不杀了自己?为什幺特别将自己关起来?

而且为什幺从来没有人看见他长什幺模样?

要怎样的双眼才可以看见他?

去什幺地方可以找到他?

明明我力量所剩无几,佛尔却还是忌惮。

据说所有被佛尔打败的法师或具有神祕力量的人都会像他这样被囚禁,多年之中出不去却也死不了⋯⋯可是如果他选择不继续活下去呢?

费斯汀下定决心。他最后的顾虑是如果自己猜错了,以后会被说是懦夫。但他没有多想,稍稍转了头以后闭上眼睛,深呼吸一口气,唸出了所谓的解缚咒。这个咒语,一辈子也只能使用一次。

解缚咒不是变形法术。他的样貌没有任何变化,修长的手臂和腿、灵巧的手指、喜欢树木与河流的双眼都维持本来的模样,只是静止了,完完全全的静止,而且冷了。但当时魔法地牢的黑墙消失,所有的房间与高塔、森林和海、傍晚的天空都不见了。费斯汀缓缓地走下漫长的山坡,在陌生的星光下穿越生死境界。

在世时他有强大的力量,所以到了并没有失去记忆。费斯汀像是烛火,横越宽广而黑暗的荒原,回想起来以后高呼出敌人的名字:「佛尔!」

  • 相关推荐:
  • 您可能喜欢得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