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商务早报 >女书记:被诬赖偷手机‧申诉僱主禁锢‧称遭警鞭打逼供 >

女书记:被诬赖偷手机‧申诉僱主禁锢‧称遭警鞭打逼供

评论548条
女书记:被诬赖偷手机‧申诉僱主禁锢‧称遭警鞭打逼供(槟城‧大山脚8日讯)26岁女书记申诉,前雇主怀疑她与同事串通偷取店内手机,强行把她从新的工作地点载走,还禁锢她6小时。期间,前雇主不但用鞋子击其胸部、用脚踹她,还出言辱骂她,过后还向警方报案把她押回警局。到了警局,她惨遭警官鞭打逼供及认罪,让她受尽委屈和侮辱。事主许淑梅指出,她是于2009年10月在大山脚商业园一间电话店当书记,工作6个月后辞职,转到一家运输公司当书记。本月2日下午,前雇主和一名男子突然跑到其现任工作地点,怀疑她与电话店内的2名前同事合谋窃取电话,要把她带返店里,但她不依,结果惨遭前雇主强行拉走。禁锢6小时“抵达电话店后,前雇主要我交出身上所有东西,并禁锢我长达6小时!间中,前雇主还用鞋子丢我胸口、用脚踹我,还以粗话辱骂我,让我受尽凌辱。”她指出,她被禁锢6小时后,与另2名巫裔男女前同事被警方带返大山脚柏达镇警局盘问。到警局后,她被一名男警官带上一楼的问话室。进入问话室后,该名男警官马上关房门及电灯,还用手帕蒙遮其双眼,强逼她认罪。“在问话时,男警官还用水喉管鞭打我的大腿和脚背,让我受尽折磨。在历时半小时的问话中,男警官不停地鞭打我的脚,还叫我认罪,我坚持不认罪,他就继续打。”“大概半小时后,蒙住我眼睛的手帕突然掉落,所以我认得该名警官。该名警官说,既然我不认罪,他会把我带上法庭延长扣留。我要求联络家人,但他说依据程序,我不可以与外界联络。”就这样,许淑梅被带进牢房,该名警官坚持不让她联络家人。在牢房度过数个小时后,隔天早上她被带上法庭。在法庭扣留室时,刚好有名华裔妇女经过,许淑梅要求她帮忙联络家人,家人才获知其遭遇,父亲在接获电话后,立即赶往法庭了解情况。许淑梅被带上法庭申请延长扣留,3天后被口头保释外出,本月18日她将被传召出庭。她重申,自己没有与前同事串通偷手机,所以她在家人保释外出后,立刻前往报案。但是基于警方至今没有行动,所以为了讨回公道,她週一寻求马华协助,并在马华槟州联委会秘书刘一端、投诉局主任陈德钦、大山脚区会妇女组主席吴瑞音陪同下,召开记者会申诉她的不幸遭遇。遭鞋拍胸部许淑梅在报案书上声称,她是在8月2日傍晚5时30分左右,在上班时段,突然遭前雇住强行拉上车后,被载到位于大山脚商业园,其雇主的手机店。在店内,前雇主用鞋拍打其胸部、辱骂她及威胁要殴打她。之后,还把她禁锢在办公室内至午夜12时。当时,受害者是与另一名马来同事一起被禁锢。原因是,前雇主怀疑两人串谋偷取店内的手机。受害者是在一年前离职。她说,对方还抢走了她的手机。过了午夜12时,她被前雇主带往警局并遭到扣留。8月3日早上3时左右,她说,在她被带入扣留室之前,一名蓄鬚的巫裔警员在位于一楼的办公室,使用橙色塑胶水管鞭打她的右脚及大腿而瘀青,要她认罪。下午4时,一名巫裔女警员及另一名佩戴眼镜的男警员,叫她马上认罪,否则将会继续殴打她。她在害怕情况下,只好认罪。被保释外出后,她再次到警局报案,并做出这项控诉。指前同事也遭鞭打禁锢许淑梅指出,据她所知,与她一起被带返警局的前同事,也同样遭到警官鞭打及恐吓,并遭到前雇主禁锢。她表示,家人保释她外出后,她因为心感不满而在当天前往报案,过后也到医院验伤。根据医院的报告,她的脚部出现瘀青。2手机被夺走淑梅在记者会上,坚称她是被前雇主冤枉的。她说,前雇主和该名警官在没有证据下强行把她带走,还强逼她认罪,让她感到害怕,也饱受羞辱。她说,前雇主禁锢她期间,也夺走其一台价值约100令吉的手机。警员盘问她时,价值1000多令吉的手机也被警员拿走。“我有向前雇主和警员要求取回手机,但他们说手机内藏有我的犯罪证据,所以不可以还给我。”许淑梅遭遇到如此不公平的对待,让她的家人感到心疼不已。淑梅的父母週一陪同爱女出席记者会时,神情落寞地坐在一旁,心情显得非常低落。刘一端指软禁属刑事案刘一端表示,女事主的前雇主不应该把法律操纵在手里,更不能无故软禁他人。这是一起刑事案件,不管是前雇主或警方,任何一方犯错,都不能滥用权力,辱骂或强迫受害者认罪。“受害者被前雇主软禁时,没有获得饮水供应,加上男警官使用水喉管鞭打她,警方在没有联络受害者家人的情况下,拘留受害者3天,完全违反警方的办案程序,这不是警员的专业办案手法。”他也质问警方,为何女警官没有向受害者录取口供,反而是由男警官硬施严刑拷问?他怀疑警方的内部调查出现问题。他指出,受害者至今依然感到害怕,他质疑其雇主与该名男警官有挂勾,并表示会向全国总警长反映此事,希望总警长关注受害者的遭遇。警监:将公平处理案件针对以上事件,威中警区主任阿兹曼助理警监表示,警方将会公平的处理此案,不会隐瞒实情。若发现有任何一方犯法,证据属实,警方将毫不犹豫的把他们提控上庭。陈德钦:警办事方法不公正陈德钦表示,无论是受害者前雇主或警方的举动都很不寻常,他们除了使受害者蒙受心灵上的打击,也让受害者家属十分担忧,一家人的生活因此起了很大变化。他指出,警方在处理此案的办事方法不公正,丧失了警方原有的办案程序,这是人民对警方办事效率失去信心的主因之一。他表示愿意充当协调人,希望许淑梅的前雇主儘快现身解决问题,给受害者一个合理的交代。‧2011.08.08
  • 相关推荐:
  • 您可能喜欢得内容: